没有关联词

被裘克牵着放生了啊啊啊啊啊啊开心

被抱出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备香?

刘备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仁义之人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唯独对她,心软如斯
不舍得伤她分毫
说什么相敬如宾,他更想狠狠的抱着她把她融入骨血
不舍得,不舍得
刘备知道,小郡主心有所属
刘备还知道,他们是两情相悦

我宁愿你我纠缠一生不得善终
也不愿看你和他人携手白头一世长安

刘备私设

世人皆道那刘玄德仁德,作为军师诸葛亮却是知道那人的仁德,不过是层皮相
赵云说他是条披着羊皮的狼
诸葛亮倒是觉得,比起狼,他更像一条毒蛇,一条善于伪装的毒蛇
那位江东郡主,可是至死都不知道,所为联姻,不过是刘玄德一手策划而来的
与她相敬如宾的那个人,才是她最该怨恨的人

所以他怎么也不明白,就这样的一个人,是为什么会做出过早暴露自己野心的蠢事。

李白这一生都在漂泊,不曾停下。区别是,前半生是浪子,后半生是过客

浪子……是离家漂泊的浪子
过客……是无家可归的过客

好像忘了什么

鲜血惊扰了那位公主的长眠

曾经蔚蓝的海水,被鲜血侵染。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以及…入侵者的贪婪……

好像知道自己为何在此处,又好像不知道……或许是沉睡太久了,记忆变得模糊不清

是谁,惊扰了我!
自己似乎本不该这么早醒来的……

似是被惊扰的愤怒,又似是因入侵者眼中的贪婪激怒

公主举起了手中的法杖
凛冬——已至——
暴雪携带着公主的愤怒袭向入侵者……
纤长的手指拂过禁锢着来客们的冰霜……
故乡的梅花,开了吗?

公主向凛之海深处走去,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必须往凛冬海的更深处走去,哪里,好像有什么…

冰冷的海水不曾触碰到公主的衣角,像是知道什么,海水之中出现了一条寒冰阶梯……

巨大的寒冰上,躺着一个极美的女人,而这女人,竟与公主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容。
公主走过去,拂了拂女子的白发
“你是我,但我不止是你。我会替你找到你要找的那个人的。”
语必,拿走了放在女人身边的剑……
“凤白……吗?”


(昭君不认为自己完全是凤昭,因为醒来的不是时候醒早了,一些属于凤昭的记忆感情都在留在了原身,所以,就成了两段记忆,现在的昭君认为是前世今生,但其实并不是。)

李白用了一千年,走遍天下,终于收齐所有族人魂魄。    轻轻的抚了抚腰间的元魂珠,我带你们去见见我的姐姐。她啊,是个特别特别温柔的人。不过见她之前,我要先把酒壶藏好,不然,姐姐又该骂我了。嗯,要买些人间的小东西哄哄她,她呀,脾气大呢!也不怕嫁不出去。   

你,没有家了。

我记得遇到他的那天,是夜,天上挂着还不怎么圆的月亮,伴着几颗稀稀拉拉的星辰。夜里风不大,微凉。他就在一颗枯死的梧桐树下坐着,手中拿着一颗手掌大的珠子,看不出任何情绪。            “你在此处修炼有多久?”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夜风的凉意,那丝凉意仿佛沉寂了千年,透彻骨的悲凉。         “五百年了,我师傅让我在此等一个人。我等了五百年。”         或许是这五百年太过漫长…太过寂寞…我不想辨别他是不是师傅说的那个人。               “……”他没说话。              “我师傅说,如果我遇到了这个人,就带他来这里,告诉他:这颗梧桐树,在他走了两百年后便枯死了。师傅,锁住了扶摇山的时光。你看到的这一切,是当年梧桐树枯死时的模样。”   那人身体似乎摇晃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离开了。 这夜,可真凉                      我心有怨恨,我怨师傅困我百年,我怨那个让师傅心忧的人。为什么,凭什么……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我却丝毫不痛快。我这百年,究竟算什么……

到底是输入法有毒还是你有毒

凤族生命漫长,我离开凤族去了人间
我想看看人间与凤族有何不同

原来人的一生如此短暂,我看着他们随着岁月逐渐老去……也看着他们望向我时眼中越来越深的恐惧……和贪婪
他们恐惧着未知,却又贪婪的想要得到。人类,还真是奇怪

族长说我命有一劫度过了便是凤凰涅槃
我想,应该是此劫了吧
于是,我走向人们为我设计的陷阱——凛冬之海

直到很久之后,我遇到了一个人
我真正的劫

                                ——凤昭